中国beat365下载苹果版_beat365语言设置_Beat365如果验证信息(China Against Death Penalty)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媒体报道

beat365下载苹果版

最高院核准安徽张**故意杀人案死刑

出处:   发布时间:2019-03-29 22:36:04    您是第0位浏览者

u=2185565103,1990694969&fm=11&gp=0.jpg.png

2018年12月8日,最高院就安徽省张**故意杀人案下达了死刑立即执行的复核裁定。至此,这个在死刑复核阶段介入,律师投入将近9个月精力的案件告一段落。

因张**具有明显的精神障碍症状以及精神病史。本案死刑复核阶段代理律师曾就本案走访了最初出具鉴定的司法鉴定所,找原来的主治医生带着去医院相关部门了解张的疾病病例,诊断,治疗,鉴定情况;还安排律师实际查看了案发现场,走访了被告人的亲戚及当地村民。并和当地村委会负责人沟通,要求出具“相关证明”;此外律师还走访了南京脑科医院,上海精神病鉴定所,四川三家精神病医院及三家司法鉴定所就案件情况给予论证;律师还积极召开专家论证会就几位专家的意见提交给最高法,还亲自带着司法鉴定专家去和最高院复核法官见面。虽然案件最后的结果并未能延续张**的生命,但与精神司法鉴定机构及专家的多次沟通可以为这类案件提供一些辩护的视角与思路。

本文将为公众提供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意见以期交流。为个人隐私之故,文中人物名字都将省略。

 

请求最高法院不予核准张**死刑律师意见

 

尊敬的最高法院法官:

辩护人在阅卷过程中,每翻看到被害人李**、姚**的照片时,都会感到悲伤和沉痛,我们深知被告人张**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我们表示对死者沉重哀悼,对伤者的深切慰问;我们也希望对于这样的后果,不要用死刑的方式,由张**一人承担,因为张**的病情决定了他实际是限制行为能力人,案发时,他失去了对自己行为的控制力。

辩护人查阅全案书面卷宗,三次要求会见被告人张**,仅仅一次在会见室会见到。带着被告人是否有精神病及是否有刑事能力和受审能力的疑问,首先前往案发现场,走访调查当地村民及被告人亲属了解的情况以及查阅以往客观存在的材料;其次走访安徽省合肥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安徽荣军医院司法鉴定所并咨询了主治医师,四川成都精神病院及司法精神病鉴定所,江苏南京大学脑科医院,上海精神病鉴定所等相关司法鉴定机构和精神病医院;再而委托现任中国法医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精神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袁**教授对被告人进行“司法精神病学书证审查,作案时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及受审能力审查”(附件)。

基于以上工作,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患有严重精神疾病,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不应当承担完全行为责任能力,请求不予核准死刑。依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条款,被告人张**应当依法由政府强制医疗。

 

被告人张**的精神疾病情况及与被害人两家交往情况

(一)被告人精神疾病史及案发后鉴定情况

被告人张**兄弟三人,张**在家排行老大,其初中成绩在全校数一数二,1996年考入怀远县第二中学,因跳高伤筋络和心理有病,几个月后辍学。1997年前往上海求医,诊断为癫痫病,经过多次治疗,未见好转。夏天的一天突然冲出门外,脸色乌青。其母亲随后在当地农村请了江湖郎中,诊断为外科病(黄鼠狼附体),该病需要戴孝才可治愈。这一年本村没有老人去世,病情也未好,后其母亲为救子于1998年喝农药自杀,期望死后儿子戴孝后可痊愈,但事与愿违,张**病情依然严重。其前后又前往合肥康复医院、淮南市朝阳医院等进行治疗,均未见明显诊断效果。1999年张**结婚,2001年生子,2014年,开始行为怪异,病情复发并有加重迹象。其表哥带他前往医院治疗:2015426日在安徽荣军医院就医;201554日,在南京脑科医院就医;2015102日和26日又在安徽荣军医院就医,并开具相关药方;2015922日自杀未遂;2016212日本案案发。

2015年,南京脑科医院明确诊断并给予了建议,要求张**住院治疗,以防意外。但因其两个小孩在读书,一个公公是残废,均需要照顾;农业生产和家禽等需要喂养;且需要其妻子现场做大量的精神心理的帮助治疗,其妻子难于在安徽老家和南京来回奔波,致使住院未得到落实。张**家人依医嘱,在蚌埠“绿十字大药房”购买氢溴酸西酞普兰、奥氮平,张**持续服药。同年922日张**自杀未遂后,又前往安徽荣军医院进行复查复诊,调整了药方,开具三味药,分别是奥氮平、度洛西汀、丙戊酸钠。

案发一年后,张**被鉴定为癔症;2018年现任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精神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审查为复发性抑郁障碍,目前伴精神病性症状重度发作。

 

**看病及鉴定统计简表(均有附件)

治病时间

治病医院

诊断意见及其他

1997.11.24

上海市中医文献馆

孝仪乡开具前往上海看病证明,诊断为癫痫病。

1997.12.13

上海市中医文献馆

癫痫病,开具药方。


合肥康复医院

有记录,不详。


淮南市朝阳医院

有处方。

2015.04.26

安徽省荣军医院

精神分裂症。

2015.05.04

南京脑科医院

复发性抑郁障碍,1.建议住院治疗;2.加强监护。开“奥氮平和氢溴酸西酞普兰”药方。

2015.09.22

怀远县第二人民医院

自杀,医院抢救。抑郁症的表现。

2015.10.02

2015.10.26

安徽省荣军医院

抑郁障碍。开“奥氮平、丙戊酸钠和度洛西汀”药方。

2017.02.23

合肥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

癔症。

2018.05.23

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

复发性抑郁障碍,目前伴精神病性症状重度发作。

 

**按医嘱所吃药的功能与主治

药 物

名 称

功能与主治

氢溴酸西酞普兰

抑郁性精神障碍(内源性及非内源性抑郁)。

奥氮平

适用于精神分裂症和其他有严重阳性症状和(或)阴性症状的精神病的急性期和维持治疗;亦可缓解精神分裂症及相关疾病常见的继发性情感症状。

度洛西汀

1.用于治疗重型抑郁症。2.用于糖尿病周围神经痛。3.用于女性中至重度应激性尿失禁。

丙戊酸钠

本药除用于抗癫痫外,还可用于治疗热性惊厥、运动障碍、舞蹈症、卟啉症、精神分裂症、带状疱疹引发的疼痛、肾上腺功能紊乱,以及预防酒精戒断综合征。

 

(二)被告人和被害人两家交往情况

一审《判决书》证人证言第11条“证人李**(被害人爷爷)证言:张**是他家隔壁邻居,以前两家关系不错。六七年前,他家养狗咬过张**的狗,每户凑50元更换电线等,发生吵过几句等事情”,在第11121314等多条证人证言多次证实,说明两家相处无积怨及仇恨,没有矛盾,没有冲突。

本案一审证据卷一第3233页,被告人父亲张&&《关于我儿张**案有关问题的答辩》材料中有“我们两家一直和睦相处,我家老人去世他也来往情,他父亲去世我也来往情。我儿子结婚时他也来添礼喝喜酒。他儿子结婚,我大儿子和媳妇过去添礼喝喜酒。从未争吵过,所有别人从来不知道我们两家有滴水矛盾、宅基地纠纷。我在村里工作时,也曾调解过邻里纠纷,无一例恶化形成后面的。”

被告人张**的妻子武**给最高法院法官的证言里也有:被告人张**和武**1999年结婚时,被害人姚**的公公李**及其家属送来了贺礼。邻居李**的儿子李**和被害人姚**结婚,李**女儿李*结婚时,我们作为邻居全部参加并送了贺礼,而且结婚的时候,摆酒席放在我们家中摆。李**的父亲后来去世时候,我们家也去了。听说我们家婆婆(张**母亲)去世的时候,李**一家前来奔丧,我们家弟弟张**(张**二弟)结婚的时候,李**一家前来送贺礼,两家人情往来较为频繁。

二、本案一审合肥精神病院司法鉴定所对张**的鉴定意见明显有误,现任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精神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袁**教授的专家意见证明被告人患有复发性精神抑郁症,目前伴精神病性症状重度发作,被告人张**不具有诉讼行为能力,也不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在案发前已多次被诊断为精神疾病疾病,其杀人与其精神疾病直接相关,本案一审二审依据的唯一份张**精神疾病鉴定与事实明显不符。

() 、合肥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与其他证据明显不吻合,程序和实体多处违法违规。

1、法院审理期间,对于张**的司法精神病鉴定,并非新的事实,侦查和审查起诉期间,对于张**明显有严重精神疾病的证据,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均视而不见,违法不进行精神病鉴定,涉嫌对精神病人的生命权的漠视。

    侦查和审查起诉机关既已违法,他们对委托鉴定事项应当回避。一审法院受理后,应当由法院委托司法精神病鉴定。本案中的司法鉴定由公诉机关安排侦查机关委托进行,他们与正在审理的案件有利害关系,该委托程序违法,结论不应采信。

2、鉴定时间严重超出《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规定时限,且没有合理解释。委托单位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20161127日出具鉴定聘请书,合肥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注明2016111日受理,鉴定日期201729日,并注明“因特殊原因,未在预定时间进行鉴定” 最后鉴定文书的出具日期是2017223日。

从受理到鉴定到完成鉴定长达3个月23,依据201651日施行的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28,鉴定机构应当自委托书生效三十个工作日完成,复杂疑难等需要负责人批准,延长一般不超过30个工作日.

3、鉴定过程中,使用了虚假的的村委会证明作为重要的证明材料。

    合肥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在鉴定过程中依据了蚌埠高新区天河社区管理中心东周村村民委员会20161123日出具的一份证明,证明张**是该村村民,还证明:“在张**于2016年2月12日持刀砍人前,其本人以种地,骑三轮托车载客为业,表现良好,精神状态尚佳,无异常”。

   该证明只有村委会盖章,没有任何人签字,没有任何材料来源说明,鉴定机构没有核实程序,但在鉴定过程中使用,且在分析说明首先引用。

    2018年5月9日村干部三人签名盖章的证明表明,该村没有出具过前面的证明,此前作为重要鉴材依据竟然是虚假的.

    3、鉴定过程违反操作规程。对于如此涉及被告人生死的鉴定,没有将被告人带到司法精神病所进行检查鉴定.

   依据《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安徽荣军医院司法精神病鉴定所认为,应当将被告带到鉴定所进行检查鉴定。

4、该鉴定第一页明显注明“因特殊问题,未在预定时间进行鉴定”,且该特殊原因未进行说明.

   辩护人询问安徽荣军医院司法鉴定科,他们答复他们只对案发后半年内接受委托进行鉴定,超过半年的案件,鉴定机构无法保证材料的真实性等原因,他们一般不接受委托。

5合肥精神病院司法鉴定所的鉴定,第二鉴定人韩丽娟,经辩护人去该鉴定中心了解,其为鉴定科科长,1981年出生,资历尚浅,且其作为鉴定科长,不能既接受委托,又进行鉴定,理应回避。

6该鉴定未对被鉴定人进行任何相关心理测验或实验室检查,与被告人没有被带到合肥市精神病鉴定所专门场所进行鉴定有关,这和鉴定意见注明的“因特殊原因,未在预定时间进行鉴定” 有关,违反《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第3.8条鉴定人认为有必要, 可进行相关心理测验或实验室检查。

7即便没有在预定时间,又是在看守所进行检查,如此涉及人命关天,且和案犯前多家医院诊断完全不一样的鉴定结论,应当鉴定时进行录像录音。

8、合肥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认为张**患有癔症,并解释是一种轻型精神疾病,明显南京医科大学和安徽荣军医院诊断不符,与被告人冲动要自杀、想杀人、并实施的自杀行为不符合,与看守所管教和同监舍人的证言不符。

9、涉及被告人是否有诉讼行为能力的鉴定,依据程序可以通知家属。合肥市精神病司法鉴定所明知该鉴定对被告人的生死起决定作用却未通知家属。

 () 、合肥市精神病院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认为被告人具有完全刑事能力,具有受审能力,与张**案发前10个月内一直进行精神病治疗,及案发当日和前一日其妻子武**的描述明显不符,也明显违反认定标准.

    1、依据《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被鉴定人实施危害行为时,经鉴定属于下列情况之一的,为具有责任能力:
“具有精神疾病的既往史,但实施危害行为时并无精神异常”。

2依据SF/Z JD0104002-2011《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精神状态正常应当是案发时无精神病,或既往患有精神障碍已痊愈或缓解2年以上,目前无精神症状表现,伪装精神病或诈病,精神障碍具间歇特点,案发时精神状态完全恢复正常,如心境障碍(情感性精神病)的缓解期。

3被告人张**符合标准中的实质性辨认能力丧失情形,该杀人行为系受其精神疾病影响。指南对此定义是被鉴定人虽然能认识作案行为的是非、对错或社会危害性,但不能认识其必要性。

  依据《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 KD0104002-2011,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要求对危害行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完整,包括对自己行为在刑法的意义性质作用后果具有良好的分辨认识能力,充分认识行为的是非对错,违法性和社会危害性,能充分认识行为的必要性,控制能力完整指被鉴定人完全具备选择自己实施或不实施为刑法所禁止\所制裁行为的能力。被告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也好,抑郁状态也好,从门诊病历描述看,都是很重的情况,有冲动,想杀人,又担心被别人杀。

() 、现任中国法医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及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精神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袁**对本案的书证审查意见认为张**是“复发性抑郁障碍,目前伴精神病性症状重度发作”,张**作案时有一定的现实动机,辨认能力未完全丧失,评定为限制责任能力;张**被评定为“无受审能力,建议加强监护治疗”。

1、袁**教授现任中国法医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精神病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从事司法精神病鉴定和教学科研工作45年,主参编专着9部,法医临床检案鉴定最难案例372例,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其资历和经验是可信的,请最高法院核实采信。

2、该《法医精神病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从精神医学诊断、法定能力评定两个方面做了详细的阐述。其结论“1、依据国际精神与行为障碍分类ICD-10F33.3**被诊断为复发性抑郁障碍,目前伴精神病性症状重度发作;2、参照《司法精神病学法律能力鉴定指导准则》(京司鉴协发[2010]6号),张**作案时存在一定的现实动机,辨认能力为完全丧失,评定为限制责任能力;3、参照《司法精神病学法律能力鉴定指导标准》(京司鉴协发[2010]6号),张**患有复发性抑郁障碍,目前伴有精神病性症状的重度发作,评定为无受审能力,建议加强监护治疗”

三、本案被告人依据最高法院自首和立功的司法解释,应当被认定为自首,应当考虑到被告人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等其他重要情节,从轻处罚。

    被告人张**实施犯罪行为中,其妻子抱住他,夺刀阻止其犯罪,之后一直被其妻子控制,其后他去取刀时,又是其妻子武**将其扑倒,并和张**堂弟将其捆绑后,移交公安机关。过程中,其妻子呼喊周围的人报警,打急救电话。

    由被告人的亲友阻止犯罪,控制后要求报警救助伤员,并将被告人移交给侦查机关,被告人如实供述了本案犯罪过程,依据最高法院规定,应当视为自首。

1、本案一审判决,二审裁定均认定被告人张**“作案后,张**被武**、张&&等人控制,并移交公安机关。”

2、证人张##是张**的堂弟(已提供村委会关系证明),一、二审裁判认定的其证言中,证明他和别人一起把张**捆起来,警察来把张**带走。

3、被告人张**在公安机关,按照笔录,也是如实进行了供述。即便辩护人认为其所患精神疾病,无法完整叙述当时情况。

4、被告人张**的妻子武**阻止了被告人精神病发作的行凶,救下被害人6岁小姑娘李**的生命。控制被告人过程中,呼喊案件现场周围的人报警和打急救电话,这些情节也请求法庭作为酌定量刑情节考虑。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第一条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本案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所依据的证据不客观真实,本案审理程序存在重大瑕疵。

(一)、本案侦查卷宗有三本补充侦查卷,违反刑事诉讼法检察机关最多退回补充侦查两次规定。

本案第三本补充侦查卷关于被告人精神疾病及诉讼行为能力鉴定,程序严重违法,依法应当由法院委托第三方进行鉴定,不应采信。

(二)被告人张**的讯问笔录一部分反映其精神有问题,没有诉讼行为能力,则另一部分关于其如实交代犯罪行为全部过程及陈年往事的犯罪动机是不真实的。

1、张**的第一次三页讯问笔录,侦查人员王岩和陈亿用时1小时37分钟制作,侦查人员问张**与案件有关的唯一问题是:“你是否知道今天因何事被依法传唤到公安机关?”而对于张**的表现,侦查人员表述其“装疯卖傻”,“继续胡言乱语,称自己鬼上身”,“继续胡言乱语”。该份笔录显示被告人案发时精神状态不正常,与其有精神病及证人描述其案发前精神状态相符合。被告人案发时处于精神病发作状态,无法回答侦查人员提问。

2、该份笔录显示本案侦查人员王岩和陈亿要么没有判断出被告人张**精神有问题,要么明知其有精神问题而故意回避。

3、该笔录存在造假嫌疑,可能是办案人员自己填写被告人基本情况及格式回答,或是事后编写,统一安排张**签字。应当对照讯问录像核实其笔录的真实性,同时核实讯问录像的真实性。

    从侦查人员的记载描述可以看出,该份笔录的三页记载,张**关于侦查人员的权利交待,《犯罪嫌疑人权利义务告知书》,回避,委托律师,法律援助等问题,均清楚知道;而且清楚回答了自己基本情况,包括身份证号、家庭成员详细情况、社会经历详细到具体月份的所有情况。这样的详细、全面、准确的回答是不符合侦查人员对其装疯卖傻当时精神状态的描述的,而且侦查人员当时也没有其他资料了解其如此详细情况。而且包括这份笔录在内所有讯问笔录都有张**的签字且注明“以上笔录原文已念给我听,与我说的相符”。

4、被告人的第二次到第五次笔录均是在蚌埠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办案中心由另两名办案人员李广德和任玉龙所制作.

该四份笔录被告人签字与第一次笔录签字,笔迹粗细一样,应是同一支笔,且很大可能是同一时间签署的。其中第五次笔录,第一页的“张**”三个字与其它所有“张**”三个字,书写明显不一样,应当不是同一个人书写。在看守所的第7次到第11次讯问笔录,被告人对案情均摇头,没有回答。

5、关于第六次讯问笔录,被告人的签字笔划顺序明显与其他签字笔迹顺序不一样。

6、所有讯问笔录,都是注明“以上笔录原文已念给我听,与我说的相符”,而被告人读到高中,虽然只是几个月,但卷宗反映其初中成绩非常好。被告人如果精神状态正常,能够像第二次到第六次笔录记载的详细连贯地反映杀人过错,其状态、文化完全可以自己阅读核对笔录,不需要办案人员宣读。

(三)、关于讯问录像。本案一审二审律师均没有复制核对。卷宗显示录像都存在侦查机关主机内,而没有说明证据来源,没有注明是否是从羁押场所蚌埠市第一看守所调取,也没有告知被告人要全程录像。

 因没有看到审讯录像,辩护方申请最高院阅看被告人审讯录像.

()、安徽省高级法院不同意精神病重新鉴定的决定,无视本案基本事实,无视被告人上诉权没有其签字确认,无视二审开庭被告人没有任何回答,无视一审法院开庭没有任何回答的事实。

1、安徽高院无视一审法院审理期间对于法律援助律师申请的精神病鉴定,不是新的事实,一审法院退回检察院补充鉴定程序违法。

    根据一审证据卷,蚌埠市中级法院2016729日即立案审理本案,但因辩护律师提出精神病鉴定申请并附张**案发前在精神病医院的门诊病历,一审法院以(2016)03刑初29号建议补充侦查函退回蚌埠市检察院补充侦查。

 而关于被告人案发前患有精神病正在治疗,且病情严重,有客观证据。本案多名村民证言,及被告人口供,蚌埠市看守所管教警察及与张**一同在押的其他人员证言都证明张**明显精神有问题,生活不能自理,有攻击、辱骂他人包括管教的行为。

(五)、本案二审法院拒绝重新鉴定的申请错误,无视基本事实。

1、从被告人的供述,案件报警记录,关于被告人因患有精神病而杀人的应该是清晰的,不能仅凭借一次有明显争议的鉴定就否定二审辩护人提出的重新鉴定申请。

2、安徽省高院二审开庭当日201798日的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审判长朱鸣凤和书记员朱田利宣布,张**的签字是代签的,而没有写谁代签。

3、安徽省高级法院二审开庭没有查明原审被告人是否上诉就说是被告人上诉,罔顾基本事实。

4、二审被告人没有表示是否提出回避,二审笔录对于回避事项自己记载不申请回避,违法开庭.

(六)、搜查被告人家里的一瓶药及十五盒药,没有物证照片,移交给检察机关时,十五盒药变成一盒药。办案人员涉嫌隐匿被告人案发时长期服用治疗精神分裂,抗重度抑郁的药物的事实。

(七)、侦查人员没有进行现场辨认,可能与被告人因精神病,无法具有辨认作案工具和作案现场的能力和意愿有关。

既然被告人供述详细描述了砍人过程,三个被害人的距离,砍了几刀,则在整个侦查过程中,应当组织被告人进行现场辨认,而不能仅仅依靠审讯中被告人一次拒绝辨认就不再进行。

(八)本案一审办案人员,二审办案人员与受害人谈话笔录中,都涉及到受害人申请抗诉的权利和最高院不复核的对策问题,说明一二审法院很清楚被告人患有严重精神疾病导致本案发生,依法不应该判处死刑。

(九)、张**有罪供述讯问录像未经一审、二审庭审核实,也没有当庭播放审讯录像质证。

    我们不能确认一、二审出庭检察官是否看过审讯录像。二审开庭后,二审公诉人对辩护人说开庭他们只能坚持一审判决,但律师对于本案可以努力。

请求调取一、二审出庭检察官的检提笔录。

五、对于被害人所受伤害,家属愿意力尽所能给予赔偿。

**家在农村,母亲较早去世,其多年患有精神疾病,家庭经济自然不好,其妻子没有文化,还有一儿一女,今年分别18岁和16岁,在读高中和初中。即使家中困难,张**妻子愿意将其农村的房子、农村的承包地都给被害人一家,并愿意积极经济赔偿,尽力抚慰受害人失去亲人的痛苦。

六、本案因为被告人患有严重精神疾病,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而导致严重后果,依据司法实践,不应认定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恶劣,被告人也不应该判处死刑。

 1、辩护人查阅相关资料,很多有实务经验的法官在出版的书籍中认为:对于司法实践中难以把握的“手段特别残忍”如何认定问题,结合理论界观点和司法实务界经验,认为以下情形可视为“手段特别残忍”:抠掉被害人双眼的;砍掉被害人四肢的;割人耳鼻和剜髌骨的;持枪射击被害人生殖部位的;长时间暴力伤害折磨的;以爆炸、放火、驾驶机动车等危险方式或冷冻、火伤等极其残忍方法实施伤害的等等。

   本案被告人张**因为精神疾病发作而实施杀人行为,后果严重,但不能认定手段特别残忍。

2、一、二审裁判以本案情节特别严重判处被告人死刑,罪责不对等。

   不能以后果来认定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是一个既明确又模糊,既有客观内容,又有主观内容的概念。应当综合考虑犯罪的客观危害及犯罪人的主观恶性,罪责程度大小的一切情节和因素。作为死刑适用对象,应当是“罪大”和“恶极”同时具备,只有其一,不能适用死刑。

   从本案被告人的供述也能反映,其胡言乱语,说自己鬼上身,担心自己家人安全,后悔自己杀人,不知怎么回事,愿意捐献器官,很早就有这个想法等等,说明被告人完全是因为精神疾病发作,不能控制自己,不知自己干了杀人的事,因此特别后悔。

   辩护人认为,本案一、二审裁判认为本案情节特别严重来判处被告人死刑,罪责不对等。

每年的1010日被定为 “世界精神卫生日”,这是由世界精神病学协会1992年发起创立的纪念日。世界各国每年都为“世界精神卫生日”准备丰富而周密的活动,包括拍摄、宣传促进精神健康的录像片、开设24小时服务的心理支持热线、播放专题片等等。1996910日,卫生部印发《关于开展1996年“世界精神卫生日”宣传教育活动的通知》(卫医康发〔1996〕第79号),要求全国各地开展形式多样的“世界精神卫生日”宣传活动。

2001年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的精神卫生年。世界卫生组织认为,精神卫生是指一种健康状态,在这种状态中,每个人都能够认识到自身潜力,能够适应正常的生活压力,能够有成效地工作,并能够为其居住的社区做出贡献。

   当前精神卫生问题已严重影响到人们的正常生活。世卫组织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球约有4.5亿精神健康障碍患者,其中四分之三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而在大多数国家中,只有不到2%的卫生保健资金用于精神卫生,且每年有三分之一的精神分裂者、半数以上的抑郁症患者和四分之三的滥用酒精导致精神障碍者无法获得简单、可负担得起的治疗或护理。此外,在世界范围内,每40秒就有一人死于自杀。精神健康障碍已成为严重而又耗资巨大的全球性卫生问题,影响着不同年龄、不同文化、不同社会经济地位的人群。

    本案辩护人委托的精神病学教授袁就说到,当张**在医院在家人面前表达自己想自杀、想杀人的冲动时,是张**在向家人,向医生,向社会求助,精神病人是很痛苦的。但袁教授也说了,一旦这些病人治愈了,其对医生的感激是终生的。

    本案的发生是社会多种因素造成的,将张**判处死刑,对他是不公平的,也不能掩盖整个社会救助体制的缺失的问题。

最后,恳请最高法院法官能够依法不予核准被告人张**的死刑。

谢谢!


    辩护人:北京市道衡律师事务所律师

梁小军   董前勇                            

                                                                                  20186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