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beat365下载苹果版_beat365语言设置_Beat365如果验证信息(China Against Death Penalty)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媒体报道

beat365下载苹果版

读书:加缪《思索死刑》

出处:https://www.bgee.cc/juben/2018-12-21/168360.html   发布时间:2019-05-03 17:21:05    您是第0位浏览者

思索死刑.jpg

加缪认为死刑不能起到警示作用,而且由于各种偶然因素,还可能造成判决的失误。而作为审判人,我们身上都有或多或少的罪孽,让一个罪人去判决另一个人的生死,是缺少公正的。死刑无可挽回,唯有在宗教理论下才可探讨死刑,因为那种情况下的死刑只是消灭肉体,真正的审判在另一个世界,灵魂永恒,肉体还可再生。但在现今这个去宗教化的社会,用现实的目标去执行传统的宗教的处决,不符合社会道义,更让国家成为最大的刽子手,人人手染鲜血,造成社会乱象,世界失去人性、公平、正义、怜悯。而代替死刑的处罚应该是强制劳动,让犯人失去自由,因为个体价值高于国家,自由是生而为人最重要的权利。

1.司法的终极形态原本是要保护这个老实人,结果却是让他呕吐,司法没能达成它的预期目标:为城邦带来平静与秩序。反而给老实人蒙上一层心理阴影。

2.死刑不仅没能拯救人,反而一次一次杀人,在原本的污点上增添新的污点。

3.社会认可死刑是一种无奈但必要的举措,因为不光彩,所以尽量简化、低调陈述,草草掠过,仿佛这样就可以裹上一层遮羞布,但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是人们给自己找的借口,对于死刑,我们应该说出它实际的样貌,并且辨明,死刑到底是否有存在的必要。

4.人们对死刑的认可,和公众舆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公众舆论的漠不关心,引导人们对死刑产生无谓态度,又加上他人的生命与自己无关,于是置之度外,以无所谓的看客态度对待死刑,让我想起了鲁迅曾在日本见过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

5.死刑的预期是恐吓、吓退犯人,但许多犯人不仅没被吓倒,反而着迷不已,如果他们害怕,就不会杀人。

6.死刑支持者所认同的死刑目的和实际执行过程矛盾,如果想要在百姓心中凿下深深的刻痕,击退他们想要杀人的冲动,就应该把死刑的全部过程诉诸公众,在电视、电台、报纸,一切媒体上大肆报道,所有细节面面俱到,让人们看到触犯法律后的血腥、恐怖,甚至产生心理阴影以致不敢犯罪

7.许多杀人犯是在冲动下犯罪,所谓的威慑力不起作用,恐惧浇不灭人类的激情,激情到达一定程度,足以克服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8.国家本身都不相信死刑的威慑价值,只是延续传统,这样又如何能让民众对死刑产生恐惧心理呢?

9.要杀人就应该公开杀,不然就得承认,我们其实不觉得自己有权利杀人。

10.人性中对死亡的本能也可能促使犯人通过杀人走向死亡。

11.死刑可能唤醒人们体内潜藏的施虐因子,刺激某些罪犯的可怕虚荣心。

12.刽子手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杀人犯,把杀人当作吹嘘的谈资,视他人的生命为无物,其本性也是惨无人道的,沉溺其中甚至会加速堕落,激发社会的杀戮本能。

13.死刑本质上还是一种报复,但却是单方面报复。如果是以牙还牙,那么杀人犯也应该事先向被害人预告过他的死期,还要监禁几个月,但事实上杀人犯并不会这么做。

14.死刑是一种公开、有组织的谋杀,从账面上打平死囚自己所犯下的谋杀。

15.对于死囚来说,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死亡,或是期待减刑、死亡,这个过程会摧毁他们的心智,变得恐惧、惊慌、焦虑。他没有自由,对自己的生活无能为力,只能了无生趣地熬过漫漫苦多的日子。此时此刻,他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意志。这是个没有人性、失去公平公正的过程,与死囚所犯下的罪并不平等,因为死囚并没有让被害人也陷入这种绝望而无力的境地。如果只是想惩罚死囚,这种方式未免太惨无人道,没有回转余地,泯灭了人性。

16.死刑的不义也波及了死囚的父母,因为他们会在几个月的期待中走向沮丧、绝望,而这种心情,被害人父母是无法体会的。

17.社会本身也可能有错,国家定下的法律和预期也是有矛盾的,国家想要获取利益,却又不管可能造成的结果,对于罪犯只定义为他个人的错误,却完全不考虑自己当初的举措是否影响到了罪犯。

18.死刑警示的作用是可疑的,伸张的正义也是不牢靠的。

19.死刑支持者认为,死刑让那些所谓无可救药的人彻底消失,减轻了社会隐患。社会上就是存在一些畜生,你没有办法,也无法减弱他们的冲动与残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但是可以解决你”,死刑同理。

20.受刑者无可救药,那么死刑的毁灭性就可以接受?“特赦”的存在价值何在?如果法官后悔了,但已经无力挽回了,这个错误该由谁承担?

21.冤案数不胜数,死刑让死囚无力挽回,没有机会重来一次。如果能让他活下来,至少还有伸冤的机会。

22.大多数死刑的判决是陪审团作出,但陪审团是个体的,每个人的思想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也不同,因此判决标准是不确定的。偶然的时间、偶然的地点,用这些偶然因素和不确定的评判标准去判决一个人的生死,是不义的。

23.社会可以追求纯粹的正义,但不能用终极的不义去抹杀可能存在的不正义,而应该更加谨慎,判决时保留足够的余地,避免可能的错误。司法与怜悯密不可分,因为人类处于共同的境地,不困被害人,还是杀人犯。

24.死刑的正当性只应该在这种情况下讨论:罪犯犯下了骇人听闻、情节极为严重的案件,且让人无法想象他们还有悔悟或改过的可能。

25.因为我们同时身兼裁决者与当事人的角色,所以我们不能轻易判决极刑。不是绝对的纯洁无罪,就不应该公正断言,因为我们或多或少都犯过错误,可能没有触及法律,但也构成了某种不为人知的罪恶。想要补偿我们带给世界的恶,就应该多做一点善。与生存权相随的是补偿过错的机会,这是所有人类的自然权利。既然我们不能声称自己完全无罪,我们不能得到某种讲自己置身于所有人类之上的真理和原则的支持,那死刑就是不正当的,不能让有罪的人,去判决另一个人的生死。

26.宗教中,死刑消灭的是尘世的肉体,但真正的审判在另一个世界,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死刑才是正当的。

27.禁止对一个人施加死刑,就等于是公开表明社会与国家都不是绝对的价值标准,宣告它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制定终极的刑罚或是制造无可挽回的后果。

28.国家由人民的代表组成,国家杀人,就是我们在杀人。我们为了某种所谓的理想、信仰而自赋杀人权利,终其结果只能造成社会的混乱,人类自相残杀,人人手上沾满鲜血。

29.社会上有比我们想的还要多的人知道死刑的实际样子却无能为力,他们所遭受的痛苦比死刑本身的威力还要大,而这些人是无辜的。杀死一个人会造成良心不安,如果死亡一直存在于法律中,那么我们的内心就永远不会获得安宁。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