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beat365下载苹果版_beat365语言设置_Beat365如果验证信息(China Against Death Penalty)
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关注 > 媒体报道

beat365下载苹果版

从犯罪学相关研究看吴谢宇弑母案

出处:知乎用户 pityOxygen   发布时间:2019-05-03 18:28:37    您是第0位浏览者

西方犯罪学对于弑亲的研究已经非常成熟了,但是国内的相关研究仍然是空白一片。这也就是一个简略概述犯罪学和心理学术界对于弑母(弑父)的相关研究,跟吴谢宇的案件相连,一个缩略的系统科普和去魅罢了。以及,犯罪学大多会从案件中寻找社会因素,我也不会列举过往一些过往案件的心理测写和分析,所以文章并没大家想象的那么有趣。

                   弑母心里1.jpg                          

Orestes弑母后被复仇女神追杀

 


在犯罪学的研究范围内,弑母(matricide)相较于弑父(patricide)归属在弑亲(parricide)条目,但近年来我们说弑亲等于默认为弑母和弑父。(Heide, 1992)

弑亲的案件总是非常吸引媒体的注意力和报道(Boots & Heide, 2006) 。很多学者就曾担忧对于一些极端犯罪的夸大报道会影响公众对于实际社会情况的感知(Gerbner et al.,1980)。所以说,描述性的确切数据对于大众对弑亲的概念是有促进作用的,其刻画的普遍犯人形象也会减少我们对吴谢宇的魅化形容。

因为亲子特别是母子关系是社会中最亲密的纽带,所以说弑亲总是非常的令人震惊,媒体总是会大肆渲染,但实际上也因为这种非常亲密的感情纽带,在相关的数量内,弑亲在总的谋杀关系中占比非常低的(Heide & Frei, 2010),美国的犯罪数据显示这么多年的谋杀案中只有不到百分之二的案件可以归纳为弑亲(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FBI], 2005),其他国家弑亲占比也都比较低,大多国家都在百分之五以下(Fedorowycz, 1999; Cornic & Olie, 2006;Buyuk at al., 2011)。

有关研究现在已经分得较为细致,大多数的弑亲案中,无论是弑母还是弑父,大多数的犯罪者都是儿子,女儿很少(Marleau at al., 2003; Heide & Frei, 2010; Hillbrand & Cipriano, 2007),所以近年来有些研究会专门以弑亲的女性犯罪人为研究对象(美国的数据中女儿弑母只占16%,弑父占13,其他的犯罪者都是儿子(Heide & Petee, 2007))。很多的相关研究都会放在犯罪者和受害者的性别关系,现在的大多研究都会分别做弑父和弑母,有的还会区分是双亲被杀还是单亲被杀(基本所有的双杀都是由儿子实施的),还会区分继父继母等等(Heide & Frei, 2010)。

年龄范围内,美国大概百分之二十的弑亲案是由未成年实施的,更多的是成年人。其中女儿较集中在14到17岁,男生在18到21岁。(Heide & Petee, 2007; Heide & Frei, 2010)

虽然现在中国没有弑母的相关研究和实际数据,但是通过过往的描述数据不难看出:吴谢宇,一个在21岁弑母的男性确实非常契合普遍画像,但这个不难猜到。所以,吴谢宇的性别年龄并不特殊,但是家庭社会呢?后续会先梳理下相关的研究分类,在将其和吴谢宇的案况相连。

弑母心里2.jpg

吴谢宇

 


弑母的相关理论和归类:

弗洛伊德(1928)曾说过弑母是社会和个人的最基本的犯罪,历史中也有Orestes complex(弑母情节)(McKnight et al., 1966),但是现在应该没有人理弗洛伊德这一套了,犯罪学研究大多从社会背景出发,心理学大多从精神病理着手。

精神病理学和临床实证研究都发现非常多的弑母者都患有精神分裂症和其他精神病。(Campion et al., 1985; Torrey, 2006)。特别是精神分裂症,甚至有一段时间弑母还因此就被称为精神分裂症犯罪(the schizophrenic crime)(Gillies, 1965),其中亚级偏执型(paranoid subtype)精神分裂最为常见 (Liettu at al., 2009; Marleau et al., 2003)。这种病症的具体表象为妄想,有奇怪的非现实愿景,常看到幻觉(很多弑母者在弑母时认为自己所杀的人不是自己真正的母亲而是一个冒充者,骗子),非常的傲慢,焦虑、愤怒

在有关弑母的解释归因中,从心理社会学层面进行解释非常常见,(Catanesi et al., 2015)。Casanesi和其他学者(2015)就归纳过相关的四种解释。

Geha (1975),认为恋母情结和带来的负罪感和对占有母亲的冲动之间的冲突通过弑母进行发泄,或者相反,恋母前(pre-oedipal)对母亲的过分依恋和依附关系对罪犯的身份构成了威胁(男性气质或其他)。或者根据家庭系统理论为基础,其认为杀害母亲的主要原因是施暴者认为无法忍受的虐待和病态的家庭结构(Tanay, 1976)。还有理论认为对弑母的认知 - 行为(Cognitive–behavioral)在其非理性或病态思维里的概念化导致了弑母,以及弑母者通过此克服自己的自卑感无价值感(Ellis & Gullo, 1972)。以及自我肯定理论(self-affirmation theory)认为弑母主要的原因是一个受威胁的儿子需要确认他的自我形象,或者维护他的自我形象(Holcomb, 2000)。

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便有学者进行了弑母者归类和相关社会因素分析,Schug (2011)就归纳了三种弑母者:

第1种,少年罪犯没有精神疾病,但来自明显失调的家庭,往往受到虐待,母亲专横,父亲被动或不在场;第二种,涉及有明确精神病病史的犯罪人,在杀人时最有可能患有精神病,但没有虐待史;第三种,其特点是既有精神疾病又有虐待的家庭背景。

还有的相关归类包括:主要是精神疾病,其次有母亲的家庭虐待,对母亲的同情(compassion)和醉酒(Bourget et al., 2007)。一些因素比如母子关系,对其他女人缺乏兴趣,社会自卑感,被动或者缺失的父亲也经常被报道(O’Connell, 1963)。总之,这么多研究中。母子关系总是最突出的哪一个,很多弑母者都说母亲要不是对他们非常情绪化(ambivalent),就是过于霸道 (Singhal & Dutta, 1992)。

此外,大多弑母案都发生在被害者的家庭中,武器刀具很常见但是很多被害者都是窒息而死(Wick et al., 2008)。很多研究者认为弑母发生时这些男性是为了彰显他们的男性气质(被羞辱了或者在此方面受到损害)或者是由于对其母亲行为触发的极端情绪进行发泄,过度杀人很常见(Heide & Frei, 2010),所谓很多都是激情杀人,案发现场大多非常的暴力和无节制,而犯案者也一般会坦白(Schug, 2011).


回到吴谢宇,首先要确定的是吴谢宇的精神状态。在很多相关报道的他人视角下,吴谢宇非常的正常,甚至过于完美了。表面上是绝对没有相关精神疾病的表现更别说精神分裂症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是其家庭确实具有长期的精神疾病,根据报道,他的四个姑姑里只有一位精神正常,精神疾病与基因遗传密切相关(Kendler & Diehl,1993; Cannon et al., 1998),不能排除他人眼中和表现出来的高智商隐藏了他的精神疾病。

在有关对吴谢宇和母亲的关系描述中,他人视角中,吴谢宇和其母亲的关系的确非常的亲密甚至强烈。相关的报道有很多的描述,但是南方周末的报道最令我印象深刻:

新宇也回忆,在宿舍里共同生活的时间,吴谢宇几乎每天都会跟母亲谢天琴打很长时间的电话,“就聊每天学了什么,上课讲了什么,哪些老师有意思,谁找他问一些问题”。心情好的时候,吴谢宇会把室友们说的冷笑话段子记下来,讲给母亲谢天琴,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也会把不开心的事告诉母亲。
“我也判断不好,只觉得这么事无巨细地打电话在男生中非常少见。”新宇告诉我,高一那年,他也不止一次看到吴谢宇哭着跟他妈妈打电话,“具体什么事我也忘记了”,他也并不知道那年吴谢宇的爸爸生病去世,“他不会把他的事情跟我们说,他看起来永远是帮我们的那个人,而不是需要帮忙的那个。”

(但是有关不正常伦理关系是绝对推倒不出来的,咋想的,贝茨旅馆看多了吗)可确实可见母子关系的极端亲密和强烈,很有可能会进行power contest。而父亲在他人的叙述下确实缺失于吴谢宇的生活而后续父亲癌症去世对吴谢宇来说便是字面意义上的缺失。从其他的相关弑母研究来看,一个如此亲密的母亲和一个被动而后去世的父亲对于吴谢宇的影响应该是非常巨大的。我们如果假设他的精神状况正常的话,他确实可以被归纳为Schug(2011)分类中的第一种弑母者:没有精神疾病,但是来自于一个失调的家庭(dysfunction family),在一些方面被“虐待“过,有一个专横的母亲和一个被动或者缺失的父亲。

有关吴谢宇和其他女性,我们除去后来和妓女的关系,确实可以发现他从小到大确实没有交过女朋友,但这在中国的好学生内也蛮常见的,但是他和妓女的性爱视频和多个假阳具可以猜测其在一定程度上的性压抑(至于是不是gay,完全不能确定,又不是人人都是jeffrey dahmer,况且假阳具的使用者是谁不知道,如果是给妓女使用,这可能与其男性气质的渴望有关,如果是他自己使用,男性的前列腺高潮也是一种性压抑的释放形式),后续报道中有关他在一个夜店做一个健壮男模和其对健身的爱好可以再次确认他的早期的性压抑和其男性气质彰显的渴求

至于社会自卑感,从他拒绝贫困补助金(不希望因此引起大家的同情和悲悯),在北大的环境里对照压力和极强的自律,可以猜测也许他具有一定程度上的自卑感。

在这些共同点下也有一些差异,比如说精神状态(他人眼中非常正常),非常干净有预谋的作案手法(提前买好了很多作案工具,甚至如果吴谢宇他自己不通知舅舅的话,其母亲的遗体还不一定这么快就被发现),没有自首(在中国逃避追捕了三年)。


总而言之,吴谢宇的案件其实没有那样的特殊,没有必要进行魅化,跟过往弑母研究相联系便可以发现吴谢宇和很多弑母者有非常多的共同点:来自于一个失调的家庭(主宰的母亲和被动缺失的父亲),有一定程度的社会自卑感,性压抑,对男性气质彰显的渴望。至于精神状态,根据有关的报道不能得出准确地结论。如果要对其特殊性进行分析的话可以从反社会高智商犯罪方面分析。


题外话,网络上有很多人发现吴谢宇有巨大的吸引力,这点是可以理解的,很多杀人犯有一定数量的追求者,鉴于才写过一篇有关黑暗人格对女性的吸引力。但其实也希望媒体对他的描述和形容要保持一定的客观,一些相关人物叙述上是可见其魅化的相关语境的。读者一定要在这方面保持警惕,客观上的弑母是抹杀不掉的。

但这和死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确实反感对其形象的吸引力加码叙述和一些网络上的崇拜言论,但也反对对他施行死刑,因为死刑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是毫无必要的,改天有时间会来摸鱼写下。

 


上一篇:涉黑案中涉及的死刑罪名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