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beat365下载苹果版_beat365语言设置_Beat365如果验证信息(China Against Death Penalty)
当前位置:首页 > 死刑案件 > 法律援助

beat365下载苹果版

花甲之年判强奸,援越老兵十年不敢喊冤

出处:吴莉律师   发布时间:2019-02-20 18:39:13    您是第0位浏览者

【案情简介】

2007年12月1日,九江市都昌县,被害女孩午饭后出门玩耍,自此失踪。

2007年12月20日,女孩家附近一新建住宅楼,负责看守工地的陈大毛在二楼待售房内发现女孩尸体。当天,陈大毛被县刑警大队带走询问,次日被刑事拘留,29日被都昌县检察院批捕。

2008年2月28日,都昌县公安局以“故意杀人罪”移送审查起诉。

2008年5月、7月,九江市检察院两次退侦。

2008年11月3日,九江市检察院作出九检刑诉(2008)39号起诉书以“强奸罪”提起公诉。

2009年3月3日,九江市中院作出(2008)九中刑一初字第32号判决书,以强奸罪判陈大毛死缓并赔偿22万元。

2009年5月22日,江西省高院以(2009)赣刑三终字第34号裁定书维持原判。

陈大毛被送江西景德镇监狱服刑,经几次减刑,其刑期仍需于2028年结束,届时他将83岁。

判决生效后,全村村民联名上书替他喊冤,可他自己一直不敢申诉,因为“在监狱喊冤申诉就不给减刑”。好在家属从未放弃,十年里不断到各级部门鸣冤。

经人引荐,2016年家属联系到了国内第一个倡导推动在中国废除死刑的民间机构--中国beat365下载苹果版_beat365语言设置_Beat365如果验证信息(CADP)。目前本案援助律师有北京市道衡所梁小军律师和山东成思所吴莉律师,江西赣翔所曹澄清律师、刘栎律师积极参与协助。

通过阅卷、会见、调查取证、再次复制案卷,律师认为本案明显是一起冤案,现已向江西省高院递交了申诉材料。

 

申诉进程

2月18日上午,在江西省高院的信访接待中心成功递交了本案申诉材料和委托手续。

我是第一个“来访人”,接待者三言两语间获悉我从外省来,语气很是客气,查收材料进行的很快,并周到的告知刑案申诉周期长立不立案都难说,最后又拿给我一张便民联系卡。

这次交材料如此顺利,许是建立在前面的坎坷历程之上。本案申诉材料递交过多次,去年9月就用EMS快递将材料和委托手续寄给高院并成功签收,结果询问时高院却说查不到材料去向;之后,家属专程从都昌赶到南昌,面交申诉材料,可高院找了这样那样的理由,最后没有收材料,于是有了我这次的行程安排。而早在几年前,江西当地曾有律师代理此案申诉,他们去交材料高院竟然不收,具体原因则不清楚。

申诉的艰难,从递交材料开始。

本案当事人

陈大毛,从这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名字,就能猜出他定是来自某个贫苦农家,事实确实如此。

本案蒙冤者陈大毛,可谓命运多舛,1945年春降生在九江市都昌县烽火村一户农家,九岁失怙十一岁失恃,年幼的他与弟弟跟着奶奶生活,姐姐则由叔叔抚养成人。陈大毛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许因营养不良,亦或是遗传,他身材十分瘦小,因家里穷没能上学,只认得不多的几个字。

1964年底,十九岁的陈大毛应征入伍,被编入驻福建高炮师65师,后随部队调昆明抗美援越,立集体三等功一次。他在部队参加了扫盲班,认识了更多的字,还取了一个挺有学问的名字叫陈修申,只是很少用。

                                              陈大毛1.jpg

援越抗美四十周年都昌籍老兵联谊册

陈大毛说话声如蚊蚋,人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他极其胆小顺从,因为怕警察再折磨,他认了强奸罪名,因为怕不给减刑,他服刑期间一直不敢申诉。当然,服刑人员有冤不敢申并非个别现象,中国监狱似乎依然顽强盛行着那条屡禁不止的潜规矩:犯人只要申诉,就不给减刑不办假释。

陈大毛现在景德镇监狱服刑,原本瘦弱的他如今更加羸弱。一口本就稀松的牙齿只剩了一颗下门牙,吃饭全靠这颗牙与上牙龈慢慢的磨碎饭粒,打二两饭能吃完一两就相当不错了,他根本“没有办法吃饱”。许是因为咀嚼问题,陈大毛患了胃炎,经常胃痛,家属说他现在还患有肺水肿。去年我们向监狱申请监外执行,可惜未获同意。

陈大毛2.jpg

陈大毛服刑的监狱

iiiiiiiiii

本案疑点

案件的疑点太多。

1,被害人死亡时间无法确定。

本案是根据尸检鉴定“餐后4小时左右死亡,死亡时间距离尸检时7天以上”而粗略推断死亡时间为失踪当天2017年12月1日17:00左右,本案侦查活动是按照这个推断的作案时间进行和展开的,若死亡时间推断错误,则本案彻头彻尾是一个冤案。

2,有证人证明,陈大毛被抓四十天后,都昌县公安局已知此案并非陈大毛所为,打算释放他,让家里签字保证不控告不索赔。后来被害人家属闻讯,找上门追讨凶手,办案单位遂改变了主意。

3,一片空白的三、四个小时

女孩父母在证词中说:女儿性格好倔,好动、贪玩。如果是一个人玩,玩到一、二十分钟就回家……不会在外边独自多呆,放学时从不在路上玩。

2007年12月1日女孩午饭后离家,不久即去向不明,其死亡时间认定为当天17时许,中间三、四个小时,陈大毛尚在农村家中还没回县里。

这几个小时里女孩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说一个失踪了数小时的女孩,跑到陈大毛看管的工地,等着他来杀害,这完全违背常理,也与女孩独自在外玩耍时间不长就会回家的习惯完全不符。

4,认定事实与案件证据矛盾。在案证据表明,女孩小便失禁时、额头受伤时,其身体应处于直立、半直立状态;而本案认定的作案情节,女孩受惊吓时、额头受伤流血时已被推倒甚至昏迷,均处于躺卧状态。

5,严重违法的侦查与审查起诉

侦查人员的违法行为:刑讯逼供、诱供、制作假笔录。

本案定罪完全靠言词证据,其中关键的言词证据---被告人供述,系通过连续12天剥夺睡眠、上“飞机扣”等方式刑讯取得,且,笔录中诸多认罪内容并非其本人交待,系办案人员所写,他本人对笔录内容一无所知,并且绝大部分笔录是批量让陈大毛签的字;因陈大毛向公诉人翻供,侦查机关曾将其转到瑞昌市看守所,让同监室在押人员打他、折磨他近一个月,逼其认罪;办案单位再以这些同监室人员的证言证明陈大毛自己认罪。

关于遭刑讯逼供的事实,陈大毛在审查起诉、一审开庭、开庭前亲友见面、二审讯问、律师会见时,均反复多次进行了强调。

1)连续12天11晚不让睡觉

陈大毛说:“(12月20日)先到刑警大队,关了两天两晚,然后送到都昌拘留所十天十晚,连续审问。三个人一班,每六个小时一班,四个班,直到31日晚上十点多送到都昌看守所……

(让我)坐在一个木头的大椅子上,是在拘留所提审室,呆了十多天,一直没走,小便都有人跟着……逼了12个晚上要我说。他们说,他们十几个人都被我搞病了,我怎么还没死,当时天很冷…

“……当时 12 天11夜不让我睡觉,一个王局长,他就快退休了还来提审,说我,“你把我十几个人搞病了,你还不死……

(我)怕!怕他们揍我,我想保命,想多活一下,不能被逼死了。他们最少三个,我就一个;他们是6个小时一班,我一直不能睡觉,没有睡觉就没有胃口,一餐饭吃一小碗,吃一点点。”

2)上“飞机扣”、揪耳朵,轮班折磨

陈大毛说,“后来关进拘留所给我上飞机扣……

飞机扣就是这样,(两手一上一下放在背后),在后面两个手扣上,扣上就不解开,说我嘴硬。……说我嘴硬就上飞机扣,逼的我承认…….记不到(上过)几多次,讲的不好、不承认就上,换下一班就打开。

搞刑讯逼供,在刑警大队没有动手,在拘留所动手的。不让睡觉,我一困打瞌睡,就抓我头发提起来,叫我站起来,站半个小时,有时候是扭耳朵提起来,不让睡觉……

3)转到瑞昌市看守所让羁押人员折磨,逼迫认罪

陈大毛曾经三次向公诉人翻供说自己是刑讯逼供被迫认罪,结果被转押到瑞昌市看守所,让同监室在押人员打他、折磨他,持续近一月。在卷材料也证明,陈大毛于2008年7月底转押于瑞昌看守所,8月下旬才送回。

陈大毛说:“检察院来的,我就说刑讯逼供,说不是我做的坏事我不签字,检察院说我翻供,刑警大队就把我隔离,送到瑞昌,叫劳改犯打我。

因为我三次向检察院翻供,说我不老实、嘴硬,2008年7月30日隔离我,把我送到瑞昌看守所一个月,让号子里的劳改犯人打我,八月二十多号又送回都昌看守所……

在瑞昌一直关在号子里,我没有放过风。号子里四个人打牌、斗地主,两个、两个一伙,叫我在旁边看,不看就打。每次赢了的人就出来打我三个耳光,叫我在地上用俯卧撑的姿势趴半个小时,每天都这样……”

就这样持续折磨近一个月后,陈大毛被制服,再次认罪。

* 公诉人的违法行为:提审时由刑警大队长陪同,不如实记录,且藏匿笔录

公诉人提审时竟由侦查人员陪同,笔录中有些问题甚至直接由侦查人员代为回答,且公诉人未据实记录陈大毛的辩解。

卷中仅有一份公诉人做的讯问笔录,该笔录中却有“今天再次提讯你,你应当如实供述”的记录,说明检察院之前肯定提审过陈大毛,可卷中未见之前的笔录。

6,本案关键证人证言缺失、重要事实被忽视,而这些被忽视的证据和事实,足以洗清当事人的嫌疑。

比如,2008年1月10日大江网(江西新闻中心)就本案作的报道中提及有两人看到小女孩被人抱上车,警察还就摘器官一说辟过谣。以下节选自报道:

黄赞定(死者父亲)告诉记者,当晚,家人得到两名自称是 “目击者”反映的情况:一人称,当天下午3点多,在县城小康西路附近,一辆无牌的黑色小轿车的两个男人将一个小女孩抱上了车;另一人说,当天下午4时许,在县城万里大道县扶贫办附近,一辆同样是无牌的黑色小轿车,车上有3男1女,将一名疑是黄雯(死者化名)的女童带走。

……..

警方称失踪小孩被摘器官是谣传

黄雯离奇失踪后的两名 “目击者”的讲述,一度让都昌县城很多家长感到恐慌,“有人专门拐小孩摘器官倒卖”的谣传沸沸扬扬。….

都昌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斌还表示,黄雯走失后,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做了大量的工作,分别向兄弟单位和九江市110指挥中心发布了协查通告,但都没有消息。坊间流传的关于失踪小孩被摘器官是谣传,因为根本没有接到报案。”

从报道可见,警察知道本案有两位目击者,出于职业敏感和职责要求,警方应该对两位证人进行过询问,最后警方也对“摘取器官”一说进行了辟谣。怪的是,案卷中没有这两位关键目击证人的询问笔录

再比如,本案是否“密室作案”。现场二楼离地面大约1.9米,报道中的图片显示,当时楼外升降机还没拆除,攀着升降机或从带雨台的窗户进入房内打开门,并非难事。

陈大毛3.jpg

当年报道中的插图

疑点,还有很多……

后话

几次来南昌,都淅淅沥沥下着雨,这次也不例外。携着南方的蒙蒙烟雨飞回干燥的北方,感觉很是奇妙。

返程赶往昌北机场路上,出租车司机抱怨说,这雨从大年三十就一直下,天气预报讲还要下一个月。闻其言不由的笑了,雨,也是一种天气,雨天自有雨天的诸般好处,雨中风景也别有一番趣致,没有雨,也许我们体会不到晴的珍贵。

雨再怎么下,总有放晴的一天。陈大毛,就如同一个久雨之人,期盼着艳阳高照,但愿别让这位古稀老人等太久。

希望了解本案情况的人,比如当年目击“小女孩被抱上无牌照黑车”的,2007--2009年期间在都昌或瑞昌看守所跟陈大毛关在一起的,以及本案中做过证言的,能够联系我们,您提供的信息也许能很快改变老人的命运。还有那实施本案的人,女孩死时才六岁,她无辜的眼神,她恐惧无助的表情,不知是否还会出现在你的梦中。

 (附联系方式:梁小军律师 139 0109 2285,吴莉律师 139 8085 0720)


上一篇:【许有臣案件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